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November, 2016

被遗忘的这里

十一月,在马六甲
艺术节前夕的工作坊,和十多位来自各个地方的艺术家
一同经历几天的工作坊
互相学习,互相交流
简单的我,并没有对很多事情都发表意见
一贯的聆听,并且慢慢遗忘,只留下那些可以听得进去的话

十一月,是一个spiritual month
我开始要回去抚养我的榴莲树
不是要放弃舞蹈艺术
而是要放多一点的心机在树上

十一月,日子就如重复式的
第三年回到马六甲,感觉比较像家了
一方面是朋友在Reggae Bar上班
每晚都可以去那儿,坐在河边,一瓶酒,一支草
就那么愉悦的度过几个夜晚

十一月,舞蹈,又有新的领会
最重要的是,做回自己
就如我自己不明白很多事情,人家也不会明白我做的事情
但是,就是如此,当回自己最好

十一月,几乎忘记要在这里记录
但是就是那么懒散或者少了一点热忱
也是的,随着时间流逝,很多事情都会变
也许不用太在意这些记录,因为一些需要被记得的
一定会在心里面某深处,被刻印下来
然后就是那么自然的在未来的日子慢慢被挖出来

十一月,回到没有喜欢人的日子
那位吴小姐几乎被搁置在一旁,没有再为她而自挖深渊
或许,该找位替代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