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April, 2016

LIGHTS OUT...DANCE ON!

Image
This is an event adopted from NLNL

No Lights No Lycra,
At the heart of No Lights No Lycra (NLNL) is the belief that everyone can dance. NLNL is a global dance community providing an inclusive and non-judgmental place for people to explore this notion. NLNL brings people together to experience freedom of self-expression and joy.  
http://nolightsnolycra.com/the-nlnl-story/

一年前,去了第一次的NLNL,就更加爱上跳舞
一种随性的起舞,没有约束,没有眼光,没有评论
有点像活在自己的世界,有点自私,但是人类本性不就是这样吗?

这次先做一个试水温的活动
如果成了,就会上禀NLNL,看看有没有机会可以合作
所以这次的Lights Out Dance On!的活动
需要大家的支持

相信大家都爱跳舞,就算不会跳
但当你听到一首你认为可以舞动起来的音乐
小至手指拍打节拍,这就证明你可以跳起来
在这个黑暗的空间里,微弱的灯光担保你不会人撞人
在几十人的空间内
大家随着音乐各跳各的,你很难想象那种力量,那种氛围
在没有酒精,没有药物,没有人搭讪的空间里
你会知道自己就是爱着音乐,爱着跳舞,爱着自己

来吧,我们一起在马来西亚发起这全民的健康活动吧!

戏剧演出

感谢沈导的信赖,让我有机会踏上戏剧界的舞台
这次的表演叫做Don't Let Shakespeare Know
由7位导演创作,不管任何形式的表现他们对莎士比亚的印象

总之这个演出的价值很低
可是,对于我自己以及我的队友
我觉得一起创作,一起密集训练
一起享受表演,享受过程,享受所有的低潮与不顺
这一切,短短发生在三个星期内
他已经是值得的,价值也固然提高了

对自己而言,演戏,即是熟悉也很陌生
并没有想象中那么自然与放得开
可能是本身对于本地演员的刻板印象
再自己本身还没尝试前已经把那些印象锁在脑海里
所以在排练与创作过程中并没有帮助自己去演好一个角色
戏剧演出,真的跟舞蹈演出很不同
除了要顾及自己的发声,咬字,情感,动机等
也要和对手有台词的灵敏感应,节奏,排位等
还要注意道具,场景,灯区,观众反应,自身状态,热身热声等
这中情况是这么多年来发现的事情

一个身为表演者的人,要注意,并且不停训练如何去当一个有纪律的表演者

不多说,成为一个好的表演者,有责任感的表演者
是我的目标

很长的梦

记得昨晚两点上床睡觉
然后早上九时半被闹钟吵醒
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被闹钟叫醒了
最近的睡眠都蛮浅的,太阳升上后
就很难再倒头继续睡

那个梦是这样的

我梦见和和一位异性朋友到了柔佛的某个地方
那个地方之前有到过,是一座商业城,印象中还蛮热闹的
但是这次回去,那个地方荒废了
我们走进一间Adidas专卖店,那里不像是荒废
而是像一种经历的天灾劫难过后的沧桑景象
Adidas的招牌依然高高挂着,里面虽然乱
但是还有一些没被穿过的服饰与配件依然悬挂在衣架上
我随手拿了几件,离开了,跟她离开了
离开后我们走在街上,经过了一座荒废的公园
这时有一些人经过,有一些骑着脚踏车经过,有一些则坐在公园里
好像没有什么事情曾经发生过
突然之间,另一位女生朋友出现,她是当地人
她告知我们这里发生了什么事
原来是这个荒废的商业区已经在不久前搬迁到几公里以外的一座新城市
而这里则好像中了邪术一样,很多商家和居民都一起离开
商家并没有把所有的东西都搬走,就好像日本地震海啸后的模样
(可能是前一晚看了一些灾后照片的关系,所以在梦里的想象也随着这样儿发生)
的得知到理由后,就和这一位女友人走回道刚才的商业城
原本跟着的女孩不知道去了哪里
于是,我跟第二位女孩走进Adidas专卖店,我们一层一层往上爬
想着上面卖着什么样的东西,也许可以拿走一两件
在到达三楼之时,在一间房间里面
那位女孩在我进门后身体赤裸站在我面前
我看傻了眼,她目光流露出想要得到某些刺激而散发出可怜的神情
于是我不顾一切道德常理,扑上了她
把她压在房间里的沙发上
开始搓揉她的胸部,双手温暖了她的乳晕,接着感觉那乳头的触感
她也没有防抗,一样保持那种想要的神情
我的脸靠近她的头,鼻子从她的左耳开始寻找她独有的气味
顺着头发来到了额头,微微亲吻了一下,似乎那是熟悉的感觉
接着鼻子随着气味的方向到了右耳
我停下了,不再寻找那气味,双手也停止搓揉她的胸部
我只说了,我不行,不行做这种事情
我站起来,看着她
她凝望着我的神情里有一种不可置信的呐喊
房门外突然传来绊倒的声音
我发现原来刚才我们做着那些事情时并没有把门关上
我跑去外头,看见一位50岁出头的西方人
他身穿蓝色的格子衬衫,戴着金边眼睛
他右手里拿着一架手机,高举在空中
左手伸直在胸前,似乎不要我靠近他一步
他开口说,你不要动,我拍下了一段影片
你不要乱来,我会把它放上网
我慌了,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