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September, 2015

为生活而创作

对于要发表创作的想法已经有好几年的时间了 只是自己并没有放太多时间与心思在里头 往往事情涌现但最后却都胎死腹中 这一刻为何会利用书写来记录这一段话

隨筆寫寫

昨晚上在Freddy的家度過一宵。睡的地方是阿豪的房間 最近時常在搬家,雖然很麻煩,但是自己卻沒有感到如此 反而還蠻喜歡這種流浪式的旅行方式 睡過不一樣的家,有著不一樣的主人 每個人的都會告知你一點點東西,都會分享一點點感受 在Freddy的家,吃過許久沒吃過的Evvon住家菜 也和一班朋友在室內享受小雲頂的滋味 當然,昨晚上,發了一個有趣的夢 許多不同的角色都出現在裡面 雖然不常把夢記錄下來,但一旦有機會,就寫下吧 比較深刻的是,一位中學初一同班的巡查員排球員 不知道,就是不知道為什麼夢見他,我們談了一些最近發生的事 地點應該是在墨爾本,因為我印象裏我好像先看到他 但是卻不想去打招呼,可能覺得都那麼久沒見 他應該不記得我了吧?怎知先開口的還是他 第二個是一通電話,是上Taylor College 時的同班同學 他不知在何時,或許是當時認識他的時候 他已經是一位同性戀者了吧 所以他的電話對我來說有一點唐突,不知道該接不接 於是我們還是接通了,開始了一點對話 夢裡我們好像聊了一些關於同性戀的話題 其他的角色就不太記得了

幻想症與狂想症

朋友說你其實只是患有幻想症,或者狂想症。 但這兩者好像存有不一樣的解釋 對於一位藝術創作者來說,有狂想症或許是件好事 他能夠在無時無刻都擁有許多鬼點子 他能夠想出一些普通人想不到的創作 他利用狂想症幫他如何應付一口沒有水的井 他知道如果他沒有水可以喝,至少可以活個好幾天 他可能想到早上可以喝露水,或者等待下雨的那一刻 這樣他就有得救,不然他並不會只是覺得那是一口沒有水的井 因為現在這個世界,他不會生存在一個只有井的地方 他一定會生活在一個狂想世界裏頭 裏頭擁有他想要的所有狂想需求,不至於要像古代那樣只依靠一口井去存活下來 狂想中的人也是會有理性的一面 但是如果擁有幻想症,那就可以有不同的說法了 喜歡幻想,但卻沒有實際行動 並不會把事情都記在腦裡,可能只是此時此刻出現在腦海裡 一些有的沒的,一些基本上不可能會發生的事,一些電影裡或者夢裡才會發生的事 這些幻想或許對於科幻電影劇本有比較實在的可能性 但對於現實中的世界,這些被幻想出來的事 都不太可能會發生,會發生的機率幾乎為零

當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