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September, 2014

夏天来了

Image
那天一早爬起来
没有任何赖床或想取消接下来行程的念头 换过睡衣刷过牙后 带上两块干粮就匆忙出门了 达到舞蹈课室时大家都互相拥抱 这是大家见面说好的方式 Tony开始解说今天大家要做的事情还有一些哲学道理 过后大家就进入了那舒服安全国度 自在地跳起舞来 内心的平静 竟然到了最能听见自己心跳的境界
习过舞后,搭电车到St Kilda看演出 一个Australian Ballet的舞蹈表演 这剧场座落于非常舒服的环境之中 远离了市区的吵杂声 换来是阵阵吹过的丝丝海风 整个身体仿佛充满了能量,好悠哉
演出看罢后,感觉就是一般,但也见识到老外的厉害 越过马路到达海岸线 这是一天好天气 阳光在20多度的温度照射在身体上是一件幸福的事 找到了一个草地,就二话不说脱下上衣 戴上墨镜,平躺在草地上 让阳光照在许久未相见的赤裸肌肤上 还有那冷风,以及吹来的谈谈烟草味道 这个夏天,开始了!


外甥一岁了

转个眼间
一直以为是叫侄子但原来是叫外甥的Jordan一岁了
一年真的很快过。真的很快,很快
你要快高长大哦
这是舅舅做给你的小小礼物
你长大后一定要看哦



似有似无

如影随形般 一下子出现,一下子掉后,一下子消失 那个二月时候到达了这片大岛南部的一座城市 生活习惯改变了 这里自己不需要拥有一辆车来代步 火车,电车,单车,公车都能精准的解决难题 走在路上不怕被人敲头,不怕被人抢手袋 这里的治安似乎比想像中还要安全 很快就习惯了这里的一切 只是,这次来的目的 究竟又会变成怎么一个样呢? 原本就是以学生名义来念书 怎么知道原来毕业了 英文水准竟然会是比之前还要低 这是如何的一个状况呀? 认识一些当地人,以后可以有更多的network 这似乎没有如期地进行 还可能已经胎死腹中 六个月过去了,似有似无般 如影随形中失去了自己的方向感 困惑与迷茫却能完美的诠释当下

梁漢文 的 七友

白雪公主不多
認命扮矮人的有太多個 早有六個
多我這個不多 我太好心還是太傻
未問過她有沒有理我的感受?

因為我 堅強到
利用自己的痛心 轉換成愛心
抵 我對她操心
已記不起我也有權利愛人

正在扮演著小矮人
雖然自己不矮
但是,那角色
就有如小矮人般
守護著妳

曾幾何時想過自己也會有這一天

不能說自己是一位專業舞者
也稱不上是一位舞者
但是,這些年來
或者以後的那些年
都會想著以“舞者”的身份重出江湖
不管專業還是業餘的演出
只要能站在臺上
不管是專業劇場還是路邊活動
都希望能以身體去說自己是一位舞者的故事
現在的身體傷害
真的無比感到痛心
左腳踝不慎扭傷
康愈期不知是何時
加上這一年以來的右大腿內側肌拉傷
現在也因為沒有做好熱身
就把大腿的圓周給加大了
真的不知道何時才能康復
現在,跳舞對自己來說
還是一樣熱愛
可是身體上的傷害
卻給自己打了一支裹足不前的強力針
受傷,又曾幾何時會想過發生在自己的身上呢?
該真真休息了,緣分來了
再續前緣吧。

那天走在人群當中

Image
緣起,在人群中看見你
緣滅,看見你在人群中

並沒有去找出當中的理由解釋
只是當下的心情,當下想到的
就是這麼一句話
“在人群中,我看見你”
故事還未結束
看見你之後
走在人來人往的河畔間
低頭穿梭於人群與寒風之中
腦裡想著,這一句話是剛才說的
那麼接下來,是應該接什麼樣的一句話呢?
那時,有想著那麼一句
“其實這時候有沒有一隻手給牽著已經不是什麼事情了”
“單身,也其實不過而已”
內心充滿想戀愛的衝動
但是,行動卻不由自主地停頓在那兒

手裡點燃一根香煙
頭還低著,慢步向前
抽了一口
煙慢慢順風飄升
直走在路上
還是一個人。

說好的片子呢

Image
不知何年何月
說要拍一部關於舞蹈的短片
裡面不管說著什麼故事
情感的舞蹈似乎有些感傷
開心的舞蹈顯得有些簡單
爆發的舞蹈好像有些難度
但是,不管什麼
就是要拍嘛
這天被朋友叫到,就拍了一小段自己飾演的舞者角色
看來,是時候要草稿劇本了




無聲控訴

在這間房間裡面,只有一張單人床
進門後往右看可以看見兩門的衣櫥 衣櫥門上掛著一件黑色大衣,冬天時候穿的 還掛著一件青色jumper 衣櫥旁邊是書桌 書桌上的牆壁貼滿了照片 照片中多數是團體照,也有一些販黃的照片 張張照片顯示著每個人都很開心 書桌上有一部蘋果電腦 還有文具,筆記本,廢紙,水瓶 書桌右上方有一個兩層式的櫥櫃 上面那層放著幾瓶空玻璃罐,還有相機和一頂帽子 下麵那層排著一排書籍,有村上春樹的,莫言的,三毛的 還有擺放著一些藥物,香水,糖果罐和一瓶朋友送的白酒 回過頭來就是一張單人床 單人床上有一張Ikea買來的棉被 床鋪被從小就用過的綠色雙人size床單給不適合套上 還有三個枕頭跟一張黃色的被單 床頭部分的位置有一面兩尺乘四尺左右的毛玻璃 只要天一亮,陽光就會毫不在乎地照了進來
在這空間生活了漸近七個月 除了手機與電腦的視屏 幾乎沒有什麼時候可以對外界說話與聊天 手機上多數是通過簡訊來溝通 電腦多是看看一些不斷refresh的網頁資訊 根本不用講話,根本不用講話,根本 一個人生活久了 沒有習慣講話,所以對到了別人 還是一樣的不愛說話 這與書桌上的照片裡的自己形成了強烈對比 從一個愛說笑的人,變得如此沉默寡言 不管什麼事情,都在自己的活子裡頭打轉 這感覺,很不好受,真的很不好受 而且,感情方面,更是如此習慣於一個人回答問題 完全像是不在乎有沒有伴侶的境界 這一年,沉默了,安靜了,心靜了

楊宗緯 的 其實都沒有

寂寞,還有痛
就是那麼一回事
這種歌,這種嗓音,這種歌詞
在這時候,好不貼切?!

只為寫而寫

那天翻開村上的一本書
裡頭大概只有三面的長度
散文之類的,並附上大橋步的插圖
簡單的文字敘述,還有簡單的繪圖
整個心情就如此簡單了
寫作往往不是要寫得多麼花俏美麗
也不用大量的哲學道理
不用當中穿插複雜的情緒與思考模式
讀了一篇,就接下去讀第二篇
再看看圖畫上的意義
就好比水從水龍頭經過過濾器後流出來
才會感覺到水可以比較清新,並帶有鮮味
閱讀簡單的文字,就如過濾器
把腦裡的殘雜情緒一拋腦後
然後才有了一些稍微新鮮一點的想法
好了,寫作的確還是要用點心思
為的只是要讓頭腦一點點地被清洗
別只為寫而寫

周杰倫 的 回到過去

Image
回到過去會不會發生?
不知道
整理了眼前的畫面
四角形的圖片構出美麗的一面
從以前到現在
出現過的人物,你們都不曾讓自己遺忘
想著你們,可是不會再幼稚地想回到過去
而是憧憬未來
未來大家可能還會有更燦爛的故事
你們,要快樂呀

CINDY

Image
有没有那么一位女孩 会让你不时在想着她呢? 在想着的,并不是爱情的事 而是一种快乐的代表 打个比如说 印象中会出现许多人 一些令你伤心的人,一些难忘的人,或让你开心的人 那位女孩,有着深深的酒窝 不刻意的,不做作的,恰到好处的酒窝 就如之前说了,已经烙印在脑海里头 这是来到墨尔本后的最深印象之一 不管之间有没有感情会出现 不管之间有没有时常混在一起 不管之间的友谊到达哪一个层次 不管之间的一切一切 只要能见到她 就能非常愉快,由心出发的那种愉快 很清楚知道,这不是爱情 这是一种心灵上的喜欢 一种与乐观沟通的桥梁 她就是那么一位女孩 她的名字就是葉靈夢竹

那个下午

Image
那是第二次约出来见面
原本以为只是随口说说
怎么知道在难得的休假星期六
会出来见面吃午餐
现在依旧是冬天
但是今天却阳光普照
温度竟达到20多度
可谓特别的一天
看见她迎面而来,上前打招呼
一切,就那么地发生了
不可能再去在乎有的没的
能与你相见,已是最开心的事了
那个下午,是美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