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August, 2014

现代人的玩意儿

手机在手,时间就可以随便被用掉了
这阵子真的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想着低调,低调
到底什么是低调?意思很多吧?
就和“顺其自然”或者“态度”一样
拥有很多不同层面的解释吧
首先自己对于低调,就好比现代人的诟病
“网络”
现在只要你拥有Facebook account,Instagram或者什么之类的社交网站
你就可以轻松看到某些人的近况
也可以了了解他的生活照片,留言等
而现在要低调的,就是渐渐淡出这网络世界
减少让人知道自己的活子是如何的
好让真心想交朋友的朋友融入自己的圈子里头
这个晚上,竟然可以用了三个多小时在FB和Instagram上删除朋友
并不是不想和你交朋友
只是觉得,既然大家都没有什么两句
如果见到面也只是Hi与Bye
不如大家保持那种“期待”“总有一天”会Hi Bye之时更好一些?
最近一个月已经没有更新大家熟悉自己的FB和Instagram了
如果要知道自己的近况
你们不妨试着联络拨打自己的电话号码?或者传个简讯过来?
现代人的玩意儿,似乎不是很适合自己了
不是落后,而是选择自己想要看到,想要去摸索的
由心出发

接近黄昏之时

此时下午6点18分
在南半球的这里,天色开始转为黑色
温度也降到只有单位数左右
这里是冬天,比起马来西亚
提早了两个小时就可以迎接黄昏的到来
这又是一个普通的日子
自从在马来西亚回来以后
生活上变化不算大
行为上与思考上却有了一点转变
从飞机上下来并回到已住过5个月的房间
为书架添上了几本新书
有多本村上的书,也有一些翻译的文学
当然还有一本三毛的《撒哈拉岁月》
用了几天的时间,包括在睡前,睡醒,电车上,图书馆里
都轻松翻阅这本有趣的游记
在此不解读这本书的内容
要说的是读书真的能够改变想法,冲刺新的能量
存在与一种有力与无力的状态之中
让自己看见书里的人物
又会如何与看着书的自己产生一种化学作用
简单的说,一个人与自己相处久了
就会习惯于一个人的生活节奏
不知道从几何时,“朋友”这词汇
好像不再像从前那么重要了,而都把这份专注力移去“家人”身上了
这绝对是一件好事
没有永远,绝对的友谊
但有着一辈子的家人
这一刻,似乎不想那么多
只想过得再平凡一些
可能以后想法又再改变,但对于以后
还是会努力地与家人共度最好的时光

頓時間的

那天原本是美好的一天
與兩位仙女在學校演出完畢後
就和其中一位酒窩深深的女孩搭車到city
然後享用了午餐,討論了她比賽的事
還有粵語教學等事情,送她到課室後
整天都還算是美好的
就在離開之時,經過了了一座新建好的籃球場
那時候就很想下場打回一輪
回到朋友家之時,他拿出了一粒不便宜的籃球
就這樣,兩人就走路在冷風下
拍打著籃球,熱血地快快走到籃球場上去放汗
就在打了一個小時左右
一個跳躍動作,一個籃板球
一個著地,踩到一位中國男子的腳上
就這樣,左腳踝往內一折
沒有聲音,整個人就如此倒下
那短短的一瞬間,頓時出現許多畫面
包括有不能跳舞,不能排舞,不能上課,不能走動
這一切的想法有如電影般的快剪蒙太奇手法
一閃腦海之中
坐在球場邊緣,朋友幾句慰問
自己也只能安慰自己說沒事
一切很快就會過的
這次的扭傷,可能會造成許多不便
但誰知人生還會發生再難過的事?
順其自然,好好休息
還需要走更長遠的路

还没看的旧书

Image
人生中第一本看完的小说 就是村上春树的书 《关于跑步,我说的其实是...》 那时候不是很明白到底什么是读书 当然,选择这么一位作家的书简直是不理智的事 还记得当初逼着头皮都要阅读完整本书 但是到现在还记得的内容 可说是少之又少 在2013年4月的时候,在香港游走的时候 有幸在旅社里看到村上的1Q84,应该是精装版 于是就那么地随手拿起来阅读 记得那时候并没有什么读到想放弃的念头 反而在整趟行程内,都牵着这本书到处游走阅读 过后回到马来西亚,更到书局去购买这本书 一共三册的长篇小说 说着这世界有着两个月亮,还有青豆,还有天吾,牛河 到底是什么引力把自己融入村上的意想世界? 不知道,总之 从不阅读,到喜爱村上的书 更希望收集他所有的书,并留作纪念 或许村上不是最能改变自己想法的一位作者 世上或已经离世的作者曾写过更多更好的书 他们也许更能影响自己 但是告诉自己的是 当下,与村上的认识,并相知 是当下感觉最舒服的事

预知的失眠

Image
以前10几岁出头,或者20岁出头的时候
并没有像某些人在积极地学习一些常识 对自己而言,什么样的常识才能符合现在的年纪呢? 经济?股票?保险?存款?健康?身体?感情? 还有许许多多的事情 或许倚着那句人活到老,学到老的金句 就可以安安稳稳度过一辈子 其实不是吧,并不是要学精 但至少,好歹也懂得少许以上的事情吧? 就比如说最近失眠? 虽说不上是整晚都不能入眠 而是有种种的事情在脑海里游动着 不能静下心来,不能让脑子有空间休息 把自己的身心操得遍体鳞伤 失眠,眼睁睁看着无数事情 过去的,当下的,未来的 都不断掠过那无辜的双眼 这个年纪,还能有多少事情会发生?

没有一首歌能形容当下

Image
此时此刻不是想着死
而是想着如何活下去
死对人来说轻而易举
最近天灾人祸有眼见
死,也是一瞬间的事
而活,更是困难的事
Emo的时候会听一些歌来舒缓心情
可是这次的emo似乎找不到一首对的曲子
即没找人抒发,尝试于困着自己在角落
不断钻着牛角尖,愈想愈多
眼前的事物突如其来侵袭自己的生活
两头不到岸的事情不断被发现
前途,未来甭说
当下,现在,又该要怎么解释?
或许这是暂时的迷了路
曾经身为背包客,方向感与预知能力
还有那份尚有的自信会领着自己走回正确的方向

存在于一种迷茫的状态

或许是要得太多
很多事情都被清洗于一瞬间 忘记了一种冲动与动力 生活好像被逼入了死角 整个人存在于一种迷茫的状态 回首一望,这半年间有种太慢的态度 不管是艺术上,技术上,感情上,言语上 每一种都像是欺骗着自己以为做得还不错 其实不是,真的不是 之前活得好好的,突然之间 外婆走了,回大马奔丧的期间 发现了原来这活子里头,有太多的说不出口 什么态度,什么顺其自然 竟然找不到完整的句子去诠释 组织不到一个清晰的想法去表达内心的需求 原来,活在于一种乐观状态 也会碰上进入死角的境界 此时此刻,自己正钻入牛角尖 想太多有的没的 这只是短暂的烦恼,只是被一些现实事情塞满脑子的正能量 好了,写到这里,知道的只是 明天会更好

外婆

這是在飛機上寫的一篇文章。 正在從墨爾本回到家鄉吉隆坡去,因為要出席外婆的葬禮。 外婆在八月一號去世,她帶走了她潔淨的靈魂,留下曾經令她痛苦不堪的軀殼。 在自己的心中,外婆為人善良,她最喜歡笑。 在自己的印象當中,她對所有孫子的笑容,都是那麼地誠懇與明亮。 來墨爾本已經有五個月之久,外婆在這段時間內,所受的苦,是自己難以想像的。 沒有機會再和她說話,沒有機會再看見她的笑容,沒有機會再聽她的聲音。 記憶中只剩下她曾經出現在活子裡頭的畫面。 外婆,您到極樂世界以後,要快快樂樂,要健步如飛,要好好休息。 這次見您老人家最後一面,希望的,是您能一路走好。安息 :')

健輝 3August2014

外婆走了

當你老了,就會面對死亡的來臨
外婆在晚年飽受病魔纏身
雙腳幾乎沒有一處是有光滑的皮膚
細菌與濃液擴散在雙腳並使得背部也中招
精神更是每況愈下,不為擔心是騙你的
自己在墨爾本已經有5個月之久
沒能與外婆說話
沒能跟她說再見
沒能奉上做孫子的關懷
只能透過電話視屏,卻說不上幾句話
外婆,你一路好走
您在極樂世界裡不會在有傷痛在身
您是位慈祥的婆婆
您,請安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