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May, 2014

一杯咖啡

最近出了幾個Trip
錢,也花了不少
咖啡,也不在意4塊錢一杯了
有得喝,就開開心心地喝了
今天早上上了舞蹈課後
吃過craving幾天的叉燒飯
和Amber小姐突然的喝杯咖啡
談了1小時多的話
生活在墨爾本,就是那麼簡單
她也是一位背包客
曾到歐洲旅行表演半年
然後又到澳洲打工旅行生活
然後有位美國老外男朋友
舞蹈系畢業,個性活潑
哈哈

怎麼好像不對勁,怎麼都在說她呢?
其實別想歪,純粹許久沒更新
要寫點東西,就寫剛剛發生的事咯
去過旅行才發現,做筆錄是非常需要的事
因為人就是一種善忘的動物
以前怎麼走過來的路,都可能變得零零碎碎了
還有,生活是自己得
未來也是自己掌控的
你看自己好,自己看你好
就是那麼一句話了
總之,墨爾本,絕對不會白來!

有朋自遠方來

Image
不亦樂乎。
還是得說回那一句話,都是中華子女的咱們
才能感受那般親切,那般溫暖
大家雖然都在互相“折”磨對方
但是,大家都像是以這種方式去關心對方
去取悅對方,或許這就是我們之間的溝通方式
這次有Cyau和大衛從大馬過來
咱們的Gay佬決定去Lakes Entrance出湖釣魚捉螃蟹
回來之後,才覺得應該多逗留一個晚上
大家才能盡興而歸
六個人坐上Prado,一個人被安排坐在後方的單人座
在吃過Mcd早餐後浩浩蕩蕩出發
沿途都是美風景,許多的草原與田地
還有遠方一座小屋,屋旁有著牛群
牛群低著頭,吃著草,天上白雲一層一層飄走到藍色天際中
這,就是澳大利亞的維多利亞市
到達了目的地Lakes Entrance,吃過午餐,Check In房間
咱們就準備就緒,出海捕蟹
租了黃色小船,六個人,剛剛好擠在這膄馬力大不了多少的船上
也再次浩浩蕩蕩出發了
再來,大家看圖片吧。



沒有刮目相看那麼誇張

剛剛結束了兩場演出
第一場是Alternative Spaces的演出
大家在Yarra River河旁的演出
穿著大約100或200年前的服裝
手持著紙製望遠鏡,走在橋上
望下河邊,有人從河裡撈著一些物件上來
這一場演出,雖然真真的意義不是很清楚
但是,第一次參與超過60人的演出
還有在Melbourne City人來人往的路上表演
實在是不錯的經驗
而自己,也累計了所謂的經驗
如果要令人注意你,就必須注意自己的行為
第一次真真演Statue
站在那兒足足超過5分鐘,或者10分鐘
不然就是慢動作一直往前走
原來,當一個街頭行為藝術家也得經過漫長訓練
總結來說,這是一個自己還不錯滿意的演出

而過後回到學校
演出的作品是“NOIR”
一個以黑白電影,故事圍繞在40,50年代
每個人都有一個身份,還有自創的對白與內容
怎麼說呢?
早前提到的“不知還可以學多少”
其實,自己真的沒有很Expect可以從這裡得到多少的知識
可是參與了這次演出
也發現了一些非常有趣的事
大家,原來都很愛表演
燈光與技術的配合可說是比大馬許多劇場來的好
一方面這是學校,許多器材都完善
另一方面,至少,自己看到的是,熱誠
雖然班上多數人都懶散,自己當然也入鄉隨俗
可是,至少感覺到,他們都有珍惜演出的機會
當然,這裡的技術人員,也可說是專業的
好了,接下來的演出加油吧
你們遲早有一天會讓人刮目相看

姓張的歌手

最近聽了張震嶽的“路口”
其歌詞不說,其意思也不談 只談猛然發現的一件不刻意安排的巧合 喜歡張震嶽的歌,可能是從“愛的初體驗“開始 後來有了“愛我別走”,“OK”專輯 一方面喜歡他的外型,每首歌仿佛都寫進自己的活子裡頭 然後就自學“愛我別走”的吉他自彈自唱 雖然五音不全,彈法也沒有精準 但是愛上他的歌,沒有更好的理由不去愛上他 後來長大了,在一首以“城市”為詞的舞蹈創作 開始了對張懸這位創作歌手的傾慕 打從以前追隨的“寶貝”,喜歡那簡單的調調 還有暗戀那MV裡的張懸 那張懸,深深的烙印在腦子裡頭 後來一首“玫瑰色的你”,不斷重播 還學會了吉他,想著自彈自唱 但發現那還是件走音難免的事 過後握過你的手,與你小談兩三句 自己,徹底愛著你 最近,或許年齡增長了 還是喜歡張震嶽,還是愛著張懸(焦安溥) 竟然不停重播張學友先生的歌 首首經典名曲,首首都那麼好聽 可能是到了一個年齡,有一些事 會不知覺懷念從前,懷念那時經典 話說回來,那不刻意安排的巧合 就是這些都姓“張”的歌手的名曲 自己是不是跟姓張的人比較有共鳴? 哈哈,總之,喜歡的,愛著的 會一直都愛下去

付了那麼多錢干了什麼

話說來澳洲讀書是一件奢侈的事
學費大約馬幣六十千
生活費大約三十千
車馬等零雜大約十千
保守估計一個百千

無可否認,自己是幸運中的幸福
到了這個年齡還有家裡的資助
可以無憂無慮的享受出國的機會
想定,以後一定會無限報答家裡的一切

話說回來,撇開生活車馬零雜費外
六十個千的學費,究竟學到了什麼?
在還未過來拿這個Degree的時候
許多學長,老師,師傅,老闆
都說這是一間不怎麼的學校
而自己也保持同樣的態度
堅信自己能夠不被環境影響
不被這裡的同學或教授的影響
創出自己的一片天
但是,經過了七星期的課後
這間學校,聞名不如見面
真的是不怎麼的學校
到底這六十個千,學到了多少東西?
只能說,少,少之又少的那個少
教授或許能用消極?或者不能一一應付七八十個學生的能力
或者,當地學生,只能用“不怎麼努力”來形容?
真的,自己不是個怎麼愛投訴的人
覺得凡事自己態度正確
多多少少可以影響身邊的人
但是,這好像不怎麼行
一個外地來的人,就算語言不通
行動也只能讓事情曇花一現
改變不了多少
這六十個千,就那麼地被揮霍了
也許。

許多往事只能回味

雖然去悉尼已經是兩個星期以前的事了
雖然去香港應景是一年以前的事了
雖然去法國巴黎德國法蘭克福已經是兩三年前的事了
但就是,往事都能回味
很喜歡當初出游的時候
不管有沒有人陪伴,或者在路途上遇到的人
都有一種相知相識的感覺
這個夜晚,依然記得當時大家有聊過的事情
雖然不是什麼了不起的事
雖然不是什麼深刻的話題
但就是,對話已經成為一種不可缺的行為藝術
或許明天能夠與你相見,在想
之間的話題,總不離“你好嗎?”的開場
再來,就是無限的話題,無限的歡樂
雖然“好想”回到從前
雖然好想回到中學時期,一個既像無知又懵懂的時候
做一些長大了就不敢做的事
往事,就只能回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