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May, 2013

兩面

成橢圓形的建築物外
小梅站在對面馬路的一個小型金魚噴水池的左側 她看著這棟奇怪外形的建築物 心裡不禁地說 “這什麼東西啊?它憑什麼奪得今年的世界雅奈建築設計的金獎啊?” “奇怪的顏色配搭,選用粉紅色外牆已經是最惡心的選擇, 而且還選用深褐色的鐵製屋頂,那簡直是會讓人家吐血啊!” 小梅心裡的想著,臉上的表情也隨著變得不自在了 她越想越覺得惡心,不時搖頭 旁人都不禁用奇怪的眼神望著她 張元走過來,在小梅的旁邊站住,觀察著這奇怪的女生 小梅沒有發現張元就站在她的旁邊 依舊望著那奇怪的粉紅色怪物 張元的嘴巴靠近小梅的耳邊 輕輕地說 “梅... 梅... 是時候進場了” 張元的話似乎沒被小梅聽進而去,她依然站在那兒不斷地無聲批評著眼前的粉紅色怪物 張元沒有因此而大聲地在她耳邊大喊 而是站在一旁,眼鏡一起望著小梅所望著的那個方向 張元沒有什麼發現什麼 他不知道此時的小梅到底是在怎麼想像這棟建築物 張元左手提著的冷火龍果果汁,他把它放到小梅的耳邊 緊貼著她的耳朵 小梅正入神地望著那棟建築物 就在張元把冷飲放到她地耳朵旁邊後地五秒鐘 她的手自然的提起,提到耳朵旁邊,嘗試感覺那是什麼東西在她的耳朵上搞怪 “啊,什麼水啊?下雨了嗎?” 小梅突然的開口問道 張元在旁邊說 “小梅小姐,是時候進場了” “你回來了哦?怎麼這麼久喔?” 小梅轉過頭望著張元說 “我已經回來五分鐘了,一直站在這看著你看著那棟建築物” “喔?是嗎?怎麼不叫我啊?” “你以為我沒有嘗試嗎? 你動也不動,只是那個頭一直搖阿搖,你到底在想些什麼?” 張元模仿小梅的動作,可是是以稍微誇張的動作模仿 “有嗎?這麼厲害?” 小梅不相信的問張元 “剛剛在想這建築物怎麼會奪得世界雅奈建築設計的金獎,真是想不透” 小梅回答張元 張元望了望那棟建築,覺得小梅怎麼會說出這樣的話 那棟建築物明明就是無可挑剔,不論外形,外觀,還有選色,以及旁邊襯托著的特別從外國運回來的植物,一切都是設計師精心的設計與貢獻 貢獻了那麼養目的景象,他一邊想一邊掙大眼睛 仿佛看到再世佛陀似的,眼前一亮 小梅從張元手中接過冷飲果汁 喝了一口說 “哇! 好喝” 張元看了看小梅興奮的表情後 嘴角也跟著微微向上 他們倆越過馬路,在得獎的建築物下的主要入口處排著隊伍 準備入場。

演出

上個星期的忙碌
無意間觀看了不同的劇場演出
從音樂劇,短片放映會,合唱團演出,舞蹈,到劇場演出
非常的充沛,非常多的想法,概念隨之而出
表演藝術界中的主要演出
全部都收入眼簾

Broken Bridges, KL-PAC
一齣沒有難度的演出
故事內容不吸引自己
歌聲沒有非常好聽
演技也略為浮誇
場景設計也非常敷衍
聽說這是得獎的音樂劇
場內坐滿了觀眾,這,但
沒有什麼了不起

Passport, Sunway University RTT
學生的Final Year Project
學生作品,許多影子在內
裡面仍然有一些好的主題與共同話題
社會問題,人際關係,幽默感的存在
學生作品,其實不奈

風雪再戀星, 雪隆精武體育館
Lavoce & JBCC 的聯合演出
陶醉於歌聲當中
還有準備過程
說真的,很享受如此畫面
當義工,雖然沒有錢收
但一場的幫助,幫助到大家的表演順利
是可貴的

Show Up! DPAC Black Box
舞蹈比賽
多數來自廣東會館和Aswara的舞者
幾位熟悉的編舞者嘗試新的編舞方式
但是卻不太能夠接受如此的創作
這也是得關心的
到底大馬的舞蹈界
會走向如何的一個未來?

Parah, DPAC Theatre
非常有力的劇本
演員的精湛演出
這是第一次能夠接受到演員表達的東西
很開心能夠聽得懂不同的語言
也看得出這劇所帶出的訊息
那些演出的張力
時時觸動內心的共鳴,不錯

身為劇場工作者
看演出,懂演出,聽演出,瞭解,評論,比較
這都是非做不可的功課
好好修行吧
別急於一時而疏忽了某些事情

無題

剛從機場送了家人到新西蘭後
獨自駕車行駛在大道上 回程路途中不斷想著要到哪兒去 咖啡廳?晚餐?一個人? 回程的時間不知覺地比去的時候縮短了一些 回到熟悉的區域 開始尋找那適合的地方待下來消耗這一晚的時間
走進咖啡廳內,一對男女正站在那兒聊天 一位相信是華裔男子,和一位貌似西方人的女性 兩兩身著黑衣,應該時同事之類的 當走近他們時 他們的對話不經意地傳入耳朵中 眼睛突然掙大了一些 那兩個人,正在用粵語在交談著 一位身穿黑衣的西方女子正在用粵語與一位華裔男子溝通 那不是什麼希奇的事兒 只是,發生在這時刻裡 而變得非常特別了
那兒有著三位華裔年輕女生在打工 最為印象深刻的是那位戴著黑色粗眶眼鏡的女生 身材較為瘦小,皮膚白暫,箍了個牙套,留著黝黑長髮 專心的工作時特別吸引單身男子的注目 由於工作環境的要求,她不時露出那綁了牙的笑容 那會,烙印在腦海裡頭
BOOK2 已經完成十三章 距離第一章已經是一個月前的時候 那時只是無聊地裝作愛讀書的模樣 拿起書架上排列著三本長篇小說的其中一本 就那麼愚昧地開始閱讀 一個月了,似乎瞭解到 閱讀並不是什麼困難的事 裝著裝著,就會那麼地喜歡上 翻開至第十三章的最後一頁 幾乎被這本1Q84給深深吸引住 故事,情節,人物,構圖,想像 所有的一切就好想融入裡面 看看這是真實的2Q13,還是那裡人說的真是2013?

生日

五月十七日
生日快樂。
簡單的祝福
真心的希望那會達成
請笑納那燦爛的黃色花朵
因為那代表著開朗
望你天天快樂
心想事成

明白

心裡對話,述說這不一樣的故事
演出不一樣的人格,態度 不同的人,說著不同的故事 當下你能聽見的,看見的,所聞的,所知道的 都是那個給你的特別印象
四處的座椅不見多人坐下 只有兩座客人的室外酒吧 可能是平常天,人們不愛到酒吧飲酒聊天的習慣 所以酒吧顯得有些寂寞 雖說是平常日子 但是酒吧內依然有著一群鍾愛音樂的樂隊在為少數的客人演奏著 不時聽到喜歡的歌,現場演奏的音樂 詞一樣,但樂隊稍微改改曲子的彈奏,還有換換不一樣的唱法 在菸酒微醺下 首首曲子都能打動內心的激動 好想跟著一起哼呀
很抱歉沒有看到你所描述的那種人 可能那種人也只是你自己想像出來 從表面上你看到的,從某些地方聽到了 卻把他覆蓋在你眼前的人 沒有多餘的藉口,只是靜靜的默認 也許默認會給予一種承認的現實想法 但,那可是不正確的
要你明白一個連自己也不明白自己的人的時候 也請給予耐性,慢慢地 發現你眼前的人吧

那時

短暫的旅途帶來無限的衝擊
這些衝擊逗留在身上也是短暫的
某些事情,隨之淡化了這些獨特的時刻
但與此同時,也保留了一些新的習慣
新的想法,並喜歡於她們
一個人的時候,不再覺得是一個人
獨處時所想到的事情,比以前多了更多
也清晰了許多
一種夢想,閱讀的夢想
也逐漸被培養起來
以前不會的睡前閱讀,現在都變成睡不著的良藥
翻一翻小說,讀一章又或者半章
並隨之帶入夢鄉,尋找那一片不存在又或存在中的小說故事裡
1Q84,那自己也是生存於2Q13?
許多事情,不經過,不領會
是得不到解脫的
樂觀地面對事情的發生
就能樂觀的活下去
做人道理,竟是如此簡單也如此困難

升仙 iii

此時的微笑似乎帶來了一種前所未有的快感
一種未成習慣的習慣逐漸的被培養成習慣
周遭的一切竟然變得如此實在
站立在香港上環的某一個小點
眼前林立的建築物,新舊交替的景象
是小時候所看的香港電影那樣
人物穿梭於這座熱鬧的城市
每一扇窗口,每一座建築
每一條街道,路口,路牌,行人走道
階梯,車牌,德士
高聳雲入的屋頂
抬起頭來仰望著並感覺肩膀與脖子的酸痛
這一幕,似成相似
一切,眼前的一切,在香煙化學作用催化下使得眼淚想從心裡流了出來
許多話想被說出來,但發現身邊卻沒有一人可以與之交流
一些想法,想寫,想畫,想拍
一些句子,一些故事
更多的時候,更多的話語沒有在此刻被紀錄下來
任由腦子去記住這一畫面
任由感覺
任由心情去記載這獨一無二的時刻
這時,左手提起香煙
往口裡放著,吸下了一口,那種感覺得以保留

升仙 ii

雙手插在牛仔短褲的前褲袋
對於這條褲子,她是從泰國曼谷的二手市場買回來的
第一眼看見她的時候,就被她那膚色給俘虜了
還有褲口的不規律剪裁,一絲一絲地懸掛在空中
似乎被人侵略過,被拉得一絲絲的,卻沒有放棄要漂亮的決心
短褲穿著在身上,長度不過膝蓋
一絲一絲的飄飄蕩蕩在膝蓋邊緣
走起路來感覺有些東西在色誘著裸露的膝蓋
腎上腺素不時地被提高著
雙手的八根手指插在緊身的淺藍牛仔短褲褲袋
口裡叼著地那根Marlboro煙
在每二十三秒地速度
一口,一口地被吸收著
嘴裡吹出了長達五到七秒不規律的二手煙
隨著抽吸了三口煙
煙蒂上的白色開始在口裡產生化學變化
從白色到褐色,這是菸草燃燒所帶來的變化
煙的長度也跟著縮短了
長長的煙頭還停留著未掉下的煙灰
左手順勢地提起
食指與中指的第一節夾住了煙蒂
煙從口中離開,煙灰依然與長長的白色香煙連在一起
把煙放到垃圾桶正上方中央的煙灰缸
點,點
煙灰從煙上脫落,掉進了鐵製煙灰缸內
孤獨地存在那沒有人曾經在此丟過煙蒂煙灰的煙灰缸內
煙沒有放回口中
而是放在了左身邊,等待著再被抽吸的瞬間
此時,右手的四個手指依然插在口袋中
眼睛,望上了大樓高聳的天際,腦袋自然地慢了下來
嘴角微微的勾起

升仙

從書包裡抽出的那包白色軟盒香煙包
還有那時常不見又時常出現的綠色透明打火機 走出了室外 覺得在室內抽煙就好比希特勒在毒氣房內屠殺生命 慢慢地,把室內的人都熏死掉 不死的人,也可能導致失明,失聰,失去健康 步出了室外 朝著左前方的垃圾桶走去 繞過了泊在門前的白色名貴車 一步一步地靠近了垃圾桶 右手從香煙包內抽出了最後一只的白色香煙 這是最後一只,這趟旅程的最後一只 周圍仿佛停了下來 最後一只的解脫,竟能帶來如此不可思議的畫面 右手啖著煙仔,左手熟悉地把煙包用力地捉緊 順手地把它放入了垃圾桶內 決意地象徵似地送走了這害人的包裹 左手從右手接過了煙仔 緩緩地,習慣地,順手地 把煙含在嘴唇上,右手則自然地提起打火機 嚓,嚓,兩下的打火機打不出火花來 左手順其自然地提起,暫時做了避風牆 擋住了風,點著了火 第一口,溫柔的吸 把菸草與火產生的化學作用 並在口裡含著的那第一口煙吐了出來 沒有花俏的動作 很自然地,心中冒出了升仙念頭 這最後一只煙,的第一口 帶來的不只有迷幻,也充滿了意想 當下完全已經不知道吸煙會帶來傷害的廣告了 那些香煙廣告只是教導人吸煙對身體不健康 卻沒有跟人說吸煙會給某些人,某些事所帶來的無比解放

倘有

四月份,二零一三年
那個月地香港之旅
帶來了前所未有的驚喜
身上所散發出來的香氣是那麼地令人回味
不管從什麼方面,從那一個角度觀看自己
都是有一點地理想自己
隨心出發,無憂無慮,自由自在
這些名詞在旅行當中毫不畏懼地展現出來
好像隨之注入了自己的細胞內
整個人167度地轉變
好其妙的經歷呀
八天的獨處與離開熟悉的懷抱
投入於一個未見,莫知的城市
追隨當地人的腳步
走出一片屬於當下的腳步
了解自己的另一方可能存在的一面
快樂,毫無保留地留在了自己的身上
只是,這些快樂能在回到熟悉的環境中,能保存到何時呢?
回到家地第一天
難免被自己幾天培養下來的快樂種子給傳染到
會很想留住這一刻
很害怕不知幾時,自己又再會轉牛角尖
往不好的方面去思考
就在倘有的這一刻下
努力記下一切,要快樂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