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April, 2013

态度

背包出走了四年
走出了自己的态度
这是难能可贵的
从每次的幸运,碰巧
到经验累计,看法
都是自己拥有的独特,unique的态度

不管呆在一个城市,一个地方多久
都不会嫌弃自己的决定
因为路是死的,人是生的
走你自己要走的路
看你自己要看的景
做你自己要做的事,疯狂,新鲜事
这都是一点一点,一次又一次
经验累计下来的态度

喜欢看地图,知道地图上仍然会有着许多看不见的东西
所以自己会选择地图上的一个点
开始不规律的行走
拐弯抹角,时歇时走
被路牌或者那无名但特别的建筑物给吸引住
被外在的氛围给自己带来莫名,突来的惊喜
这就是自己要做的事

慢,慢,慢
一座城市
拥有许多观光点
拥有许多值得逛的地方,许多吃的餐厅,大排档
但是,有没有这种思想
一种“以后都会再回来”的想法
慢条斯理地发现这座城市的另一面
不急,反正她又不会消失掉
就算会,也不用遗憾
因为走自己的路,才不会遗憾自己为何当初不选择这样
这,也才是出走的真真意义

咖啡,影片,书籍
这些接触都会给自己带来不一样的体会
慢条斯理下的脚步
做起这种事来
都会显得如此珍贵与珍惜

培养

艺术路上,旅行路上
都是艰辛的
很多时候都要一个人思考
都要一个人自己去发现种种的微妙变化
艺术细胞除了是天赋的
也有慢慢培养出来的
经过这次的香港行后
深深领悟到这条道路上其实并不是那么寂寞
偶尔参参不同的朋友
会发展出不一样的趣事以及许多未知的事
这也是背包旅行所带来的刺激与成熟
有无那么一天
自己会在旅行路上加上艺术细胞
发展一段暧昧的工作呢?
真好,这次,真的成功培养了“阅读”的兴趣
也培养了以 “艺术角度” 观看这个世界
还有人与人的沟通与相知,相识
宝贵的领悟,都显得那么奥妙与惊奇
一点,一点
终究有一日
梦想会离你愈来愈近

对话

这次的香港游是自己有史以来
出游中的最多话的一次
也许是说这中国话与粤语的关系
跟亚洲人特好谈
也开始会与红毛人说说英语,聊聊天

Emil,来自挪威
马来跟挪威的共同点及少
可以说的,也只有着那些家常便饭
香港有哪好玩之类的
但是,原来话题,是慢慢一步一步来的
这趟旅程告诉了自己
别以为一直要融入别人的话题
而是要应时说说话
关心下对方的状况,上哪儿玩去了之类的开门话
再来就是不时打招呼
最后,聊下聊下
就聊到一些共同点啦
比如说马来的Sakae Sushi的三文鱼都是从挪威空运过来的啦
又或者他父亲是渔夫啊,Deadliest Catch,Discovery Channel之类的
还有工作啊,趣事啊
说真的,这一回还真第一次当个会聊天的背包客
还有充当本地人,带外国人去吃法兰西多士啊,喝奶茶,吃A餐,B餐啊
不错,自己踏出了这一步

秋实,中国东北哈尔滨人,驻上海
一位刚毕业的学生
独自一人到香港来玩
没什么,就因为大家都说这中国话
大家很快就熟絡了起来
谈谈一些中国的事情呀
还有一些世界看中国人的眼光呀
再来聊一些平常事啊
都增益不少

书豪与涵尹,台湾高雄人
一对情侣
男的跟林书豪的书豪同名
有一种“哇,我认识书豪啊”
男的很会说话,滔滔不绝
有一点不像理睬他的感觉
可是又从他的身上学会一种“什么都聊得”的态度
而女的不错看
只是静了点

好了,这些话
这段日子
又再成长了

面试

侥幸的心态?No No No
是有信心的心态
这次的面试,使阔别了五个月之久
再次面对陌生的人进行对谈
(好像五个月是什么天长地久酱)
这次的面试,对手是香港演艺大学影像系主任舒琪(不是舒淇)
还有另外两位导师
第一次面对这种大人物,所谓的电影人
还有第一次的粤语交谈面试
虽然我都是个广东人
但面对香港广东人时,难免会口者者
讲走音的广东话
这些都是非常有趣的事
当然,他们的问题难不倒自己
 都是一些关于大马同香港电影业的看法
还有问一些关于舞蹈的问题
啊~多么美好啊
过了面试,不期待会不会被录取
有了这次经验
还有口中说出来的答案后
清楚知道自己又长大了一点
谢谢这次的香港行
获益良多啊!

嗜烟

打从小孩子开始,就不喜欢抽烟的人
因为小时候就被教育成吸烟对身体不好
甚至有种种的病症会生在身上
有一次妈妈还骗我说她一路以来都有吸烟
而我,就当真了
而且哭了几天,最后发现原来没有
我也放心下来
过了几年,长大了
对吸烟的人开始没有那么讨厌了
身边的同学15-16岁就开始吸烟了
虽然不是那些一天吸几包那种
但也好像宽恕他们
希望他们不要成瘾,又或者碰上毒品
好了,又再长大了,到了这个时候
自己却吸起烟来
因为开始演一些烟民的角色
所以开始,一根,慢慢地,咳一咳嗽,就开始吸烟了
现在,烟,好像成了家常便饭
饭后一支烟,快乐过神仙
当然,有那么大的勇气,全是因为喜欢的女子
她也是吸烟的
自己不是很清楚为什么她会吸烟
只是自己也想吸一吸,看看到底这些烟
会给自己带来什么的不一样
是否吸烟了,人就会改变,生活就会改变
也许这对健康不好,但是,人生不试一试
又怎么知道其中的奥妙呢?
对嗜烟尝有非常远的距离
只要对自己设下一个期限
说断就断,那么,何尝不试一试呢?

画面

少了在家里的无形压力
一觉醒来,竟是十一点之际
没有烦恼,一睁开眼睛
就有着许多的舒服分子在自己的床里漫游着
这里的房间,每个床位
就如小时候为自己建造的床房那样
一个六尺长,四尺宽的床
加上一个窗帘
恰恰挡住别人窥探自己的睡姿
好有小时候的味道
好有安全感啊
这个画面,竟是如同小时候的意想世界那样
原来这些地方真的存在与这个世界上
好舒服呀

香港电影,照片,故事,剧集
都那么深刻地刻在自己的脑海里
而来到这里,真的每一幅画面
都像诗画般,那么的美丽,生动
阶梯,巴士,小巴,红色的士,马路,警察,建筑物
好真实,真美好呀
第二天,依然喜欢着香港
第二天,她也许不是刻板印象中的那样,繁忙,急速
想着,会真的喜欢这里

独行

好多时候,没办法放开心房,去与人相识,沟通
当了好几年的背包客
依然没办法与讲英文的来往人群交谈
还是一味地刻板地认为自己融入不进他们的话题?
自己的准备不足?还是心里障碍?
有谁下次能和我一起出游,为我打开一个话题
好让真真地去聊一些事,某些事?
勇气分为很多种,如同别人所说
一个人出游就是有勇
但是自己却不再那么觉得了
一开始会觉得是
但是到了这么久的时间
没有突破,没有进展,依然原地踏步
就算独行,也要有一个属于自己的风格
好吧,每经一事,就长一智吧
为未来想得更好吧

城市

世界那么大,香港那么小
这一座小城市,在这个亚洲,甚至全世界
占据了那么重要的位子
历史上更是不容忽视的一个要点
她影响了许许多多的人
从电影,经济,港口贸易,水泄不通的交通网,越炒越贵的房子
都是全世界所关注的
身为一位大马人,又是住在城市的自己
来带香港,当然会比一比
缤纷色彩,多元种族,经济脉搏
都是城市的卖点
但是香港给自己的感觉是像从小就看香港电影那样
那么地道地,那么地特色
这也许是大马人给不到外国人的一种感受
第一天来到这里
没有想象中的快,也许只是朋友口中常挂着香港人就是等于快
不像得大马人那么慢条斯理
香港是一座属于非常标准型的城市
是目前为止,甚至比新加坡还要城市的城市
这里住的肯定是城市人,道地的城市人
感觉他们应该没有看过落后的国家吧
这次身份是背包客
要看的,要听的,要学的
就是当个香港人,呼吸香港紧凑的氛围
学习更好听的广东话

無極

那是歇斯底里地吶喊
簡單不過的事,卻阻滯了心情
原來生存在舒服的環境當中
卻學不了更多的東西
那心態就是那麼地古板
不讓自己跳躍出那日月累計下來的死板框框
心情降到極點,即將崩潰
只有吶喊,逃避,離開
才能反省所做的愚蠢事物
不是一定要經過那殘酷的人生才可以悟出道理,真理
出生在什麼地方,就以什麼樣的方式去並存
責怪自己那麼無趣地讓自己不受控制
有那麼一刻,是那麼地失望,消極,無狀況

大選

大選即將來臨,很多事情將會發生
又是時候關心下自己的國家的未來了 其實有沒有想過,自己該如何為自己國家出一份力? 好的,我這個年齡,24歲首先會想到的就是成為合格選民 擁有投票權,在這幾年內看清自己的國家發展與變化 再以下定論要投給哪一位適合發展未來的候選人 又或者,在這個年輕力壯的時候 就是出一份力,參與一些適當的遊行,集會 不是隨便參加,而不清楚內容是什麼的那種 總覺得如果要參與,就該要瞭解事情 知道事情的發展與結果,而不是盲目地跟風 再來如果這個年齡能做的,就是愛自己的國家 雖然自己書讀得不多,沒有非常多的常識與政治概念 但是,能做的就是好像愛著自己的家人或朋友那樣 一樣的愛,去愛著自己的國家 好了,要出國了,國旗依然掛在背包上 讓世界知道,我的家 馬來西亞

張懸 的 親愛的

Image
那一句詞語
那一段歌詞
那一段旋律
那一刻動容的時刻
也許要等到真真有個伴
才能更深地體會到世間地戀愛氛圍

現狀

很多時候,都想撇開一些事情不去記得
哪怕是害怕再次受到傷害,又或者重犯錯誤
但是現實就是那樣,迫使人家一定要從錯誤中學習
得到教訓並不再犯,並認知自己的極限與智慧到達哪一程度

現在的自己從2010年開始演變至今
由於一段戀情的失敗,失利
換得現在如此個樣
很多時候,或許只是最近
好像不太接受(也可能不敢面對失敗)現在的自己
究竟自己是那個喜歡提起背包就走,
說流浪就流浪的孤獨浪者?
還是凡事一個人做到的事,而不需要別人陪伴就能完成事務的人?
social,network,relationship,dance,performance
這些通通已經漸漸從自己的基因裡消失掉
現在做的事情是給自己看?還是給家人看?還是給人家看?
都已事與願違,沒頭沒尾了

該是怎樣呢?
單身?拒絕?
一人?肩膀?

怪獸

那天在隆中華的光前堂,有幾千人在參加狂歡派對
主角理事長陳育榮有點宿醉,於是道外頭休息
這個派對集合了許多不同種族的人
有黑人,紅毛人,黃皮膚
為了避免別人發現該負責全場次序的理事長醉倒在外
幾個人就和理事長在外頭休息乘涼
這時候,一個跑腿來到理事長面前,說了
有人發現你了,你趕緊回去吧
理事長好像給人刮了一巴掌似的
突然驚醒,跑到門縫去探個究竟
他看到許多人依舊在狂歡,喝酒,說話
堂內音樂不停播放熱烈舞曲
人們有的跳舞,喝酒,倒酒,站著,坐著,聊天,什麼什麼
理事長於是精神抖數,整理好服裝,回到現場
舞台上正是黑人與大象的聯合演出
站在理事長旁,觀察台上與四周的環境
就在這時候,看到黑人拿起一盒箱子,三尺長,不時太重,褐色
不對勁,就如電影中那樣,即將會有大屠殺
果然,黑人們從箱子中拿出機關槍,就如此掃射
堂內人麼大呼,大喊,呻吟,倒地,流血
帶著理事長蹲在人群當中
慢慢推開慌亂的人群,走到旁邊的門去
有個地道的入口處,就把理事長推倒裡頭
裡面正是準備著的看守員,他一同和理事長滑進地道內的分岔路
我跑到外頭,準備和剿滅部隊聯合
爬到人行道上的屋頂,看到黑人門不斷掃射
許多人們都開始倒地,但是從學生樓,國字樓,食堂大樓都湧出人群
不斷朝學校大門逃生
不行,黑人們選擇性殺人
機關槍時停,時射
黑人看見哪個樣子欠扁的就射
不行,畫面很模糊
我走上四個階梯,到了變形湖旁,就那樣跳了下去
澎,砂,斯。。。
我到了地底中的逃生洞....

激戰

那一天,身著普通服裝
悠閒地逛在大地上
走著走著,來到了一段橋
一段落地玻璃窗的橋
下面是石山,但不是Grand Canyon
空氣清新,藍天白雲
不時有著鳥兒環繞於空中
於是走在上面
一開始是乾淨清潔的
不多二十步以後
橋變得有點骯髒,有點垃圾
也有一點青苔,破裂的玻璃等
於是再往前走,走著走著
前面站著一只狗
遠看樣子善良,於是再往前走
突然狗兒往我身上一撲,咬了我一口
捉住他的頭,一看
它臉上已經潰爛,它似乎是一只得了傳染病的瘋狗
糟了,不行,還得趕路
於是繼續往前走,一不小心掉入了一個黑色空間
突然想起自己會不會得瘋狗症,然後死去?
醒來,一身黑色西裝
站在圓桌前,對面正是長得想北韓領袖的人
其實不是,他是山東人,說著一口山東話
於是回頭就走
一轉頭就是黑色,似乎已被困在這黑箱內了
一聲槍聲,回頭一看
那位山東人拿起槍就射,他旁邊的人也跟著如此
朝我方射來,但是我不知道站在我旁邊的人是誰
於是我躲了起來,黑箱內充滿了子彈飛舞,能見度非常低
那位山東人逃跑了,於是我跟著穿牆而出
跑來一道樓梯前,看見樓下正激戰著
搶火停了,我走下樓梯
是一座堂皇客廳,應該是在酒店或者政府機構的地方
我看見山東人和他的伙伴躺在地上
應該是被射殺了,我離開這棟建築物
藍天白雲,清新空氣
真舒服。

一刻

那一刻,烏托邦,存在響呢一個世界上。
一個完美無瑕,自己想像中的完美國度
只有自己明白的地方
只有自己想要看見的地方
一個屬於自己的桃花源
一個會讓人傾慕的世界
沒有別人能夠踏入你的桃花源
就算存有相似的桃花源
那也只是一種相知而不相熟的緣分
人的心中,都存有一種叫做“完美”的基因
而心裡的更深處
有達地方是更完美,完全屬於自己想像出來的世界
那地方,似乎不再這世界上存有
而卻在每個人的心中的最深處
那一二角落頭,烏托邦正慢慢地等待自己的肉體去找尋

也可能,你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的烏托邦。

以某一件事,去達到那事情的烏托邦
就是夢想,想完成夢想,理想
就得去建造自己的烏托邦
難道,
理想就是自己的烏托邦嗎?

靜坐

最近半年,時常被煩惱框著自己
由於沒有穩定的工作
沒有健康的生活作息
沒有良好的人際關係
沒有實現的種種事情
上網,看戲,彈吉他,CandyCrush等等
都是睡前所進行的活動
實在有夠精神充沛
使得臨睡前,不斷想太多
甚至有時都不知道自己到底睡著了沒
有種掙扎的感覺,很不好受

好久沒有靜坐了
心理出現問題
導致脾氣也變得暴躁,衝動
處事態度,好隨性
真的在虛度光陰
好令人擔心喔

得好好冷靜下來
做做運動,不時靜坐
閱讀,看有用的戲,感染下自己的消極態度吧

抱歉

妳記得嗎? 佷抱歉,沒有勇敢的走下一步 這段時間不斷給自己找藉口 不讓自己按妳家的門鈴 而是偷偷摸摸地在你家外徘徊 那一天早上,所部署的一切 就是那麼地,強烈地感受到自己是那麼害怕 多麼想逃避現實,一個喜歡妳的現實 這五六十天內 沒有一天是不想著妳的 已經沒有更好的形容詞可以表達這幾十天所干的行為 幸虧還好的,不管結局 至少曾經讓你知道 我喜歡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