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暫且圓滿結束這一趟印尼之行

Image
這一趟,從有到沒有,再到突然的安排,還有朋友們的帶領下,圓了自己本來想要在印尼做的事。首先,本來要跟面具大師Pak Pono學習製作面具,但是行程上被推延了,所以這次沒有機會跟他學習,也抱著“放師傅飛機”的罪惡感。但是不是如此的,在workshop裡認識了Ling和Lok Kan,他們是Pak Pono的學生,在workshop完結後,我們在日惹相見,並一同拜訪他,而且也有機會親眼看家他製作面具的神速過程。我想,這一段就印證了命運安排,順其自然的道理。他人很好,這次認識了他,下次絕對會再拜訪他,跟他學習面具精神。

Mas Agung的workshop,我擔任其中一名參與者,同時也是負責documentation。這次真的是太棒了,因為可以以不一樣的角度去體驗整個過程。衷心感謝Taka給我這次的機會,讓我即可學習,也可以磨練我的另一外方面的攝錄技巧。Mas Agung的確是一位大師,生活作息上只需要Djarum Super 12,還有一杯手沖加糖爪哇咖啡,還有一點的睡眠和食物,其他就好像不重要了。成長與學習舞蹈的過程,也是歷經了不同的考驗,還有他與他的師傅們的關係與啟發,每每說起師傅們,他就會感受良多,是在珍惜與良師益友的相處時光。還有他的夢想,都是讓身邊的人感受神奇,備受很多人的尊敬!身邊的妻子Mbak Lina更是讓我覺得,愛對了人,就是一輩子的事。Mas Agung對身邊的人都很好,可能這就是爪哇人天生的,而且一當說起爪哇語,怎麼會覺得那麼動聽啊。當然還有他身邊的舞者們,雖然多數不上19歲,但是她們都有著一顆單純的心,難能可貴啊。要說Mas Agung的還有許多,真的不太能記錄所有,因為那一些被inspired,往往就是他的一些細小動作,生活習慣。
再來就是Tony的帶領和Jonathan的伴隨。他們這兩位的組合讓我感覺非常良好且自在也舒服,就是他們會不經意就在不同方面上影響,啟發了我。好比一個例子,他們一位28歲,跟我同年,一位60歲,可是兩人的相處,像是中學生般,打打鬧鬧,嘻嘻哈哈。需要認真起來的時候,也可以非常認真去探討事情,還有他們之間能量傳輸也是令我覺得我也被接受了。Tony帶我到Mas Agus那裡去看Bantengan(Bull Trance),也被邀請參與其中,從一開始的忐忑心情不想參與表演,是後來到了古冢的表演場地,頓時覺得這一切煩惱已拋在…

再多的國家,家是最好,但也可以有第二個家

Image
我喜歡Bahasa,可惜自己說得不夠好。從今起,Bahasa將會是我要學的語言。比起日語與法文,Bahasa會是重要的,除了是我母國的語言,也是鄰近印尼,新加坡與汶萊通用的語言。之前一直都喜歡到新加坡,因為說過她就像我第二個家(國籍),生活方式極度相近,歷史背景也差不願,食物等,再來新加坡有著比大馬完善的設施與安全性圈子,所以會成為我要的第二個家。最近,來了印尼一個月,確確實實的,跟新加坡的感受是一樣的,她將會是我另外一個家。這裡的人事物簡單(或許我還未遇到複雜的,也希望不會遇到),這裡生活方式簡單(雖然有一點慢,但一切都好),這裡風景優雅,不失大體,當然還有這裡的藝術,文化,傳統,民間習俗,都是我想細心研究的,追求的。我暫且不想放眼國際,只求明白與本身相似的藝術,包括其中的哲學,人生道理,還有身為一個人需擁有的品味要求。


Bedoyo -日惹與梭羅宮廷舞,那其背後的意義與深遠的修行方式,跟自己這幾年的想法很相近,也許,這就是我所為的順其自然,不求更多的目標,只要在這條路上一直走,一直走,就會走出自己到底要著的是什麼東西。我相信我的Six Sense,她們會引領我到屬於我的地方。

我的藝術之路,就是我的生活之路。

印尼之行 2017 四月

Image
不求得到很多,很誇張的領悟,只求得到一種像家的感覺。這也許就是我的藝術practice。我有一句領悟的話,"I live like an artist, But I'm not an artist". 簡單說明就是藝術家的生活,可以很極端,也可以很細膩。人生不斷追求不一樣的事物,不斷要著完成一些自己的夢想,還有要得到一種釋放,一種自由的感覺,藝術家,是抽象的名詞。短期內,我絕對不會成為藝術家,偶爾的藝術表演,是一條必經之路。看多了,聽多了,做多了,體驗多了,什麼都多時,就會讓接近目標的路越走越順。印尼之行,回訪探望朋友及人生導師,還有跟水神問聲好,這都是一種ritual,一種修行。不做更多的事,而是把事情越做越精。

不可以說這次舞蹈技巧進步了,當然也不希望舞蹈退步了。除了肢體的進展,當然還要有身心靈的成長。這次的確又讓我有不一樣的體會,藝術之路不是一朝一夕的事,而是要天天的持續修行,方能修成正果。之前懊惱自己為何不能專心與一事,都是一些人生必須面對的煩惱。就算沒有長期的修行,只要心態正確,誰也不能阻擋自己的前進,唯一能推倒自己的,也就只有自己了。

印尼之行,我心愛的大地,還有那位18歲的少女,不知我們的未來會是怎樣?

這次能夠以參與者,還有記錄者的身分參與,的確給自己上了很多的課!如何兼顧兩項任務,是一件困難的事,但是與此同時,得到了更多的機會去研究自己心裡到底朝向什麼樣的藝術生活。我的Practice裡少不了影像畫面,也少不了大自然,青色,搞笑,認真,還有情感豐富。有時候覺得自己是自私的,覺得自己不能融入其中,但是這想法絕對是多餘的,漸漸的,這種擔心也隨著時間流失去了。

Embrace what you have. Love yourself, believing your beliefs.

究竟是我不想還是不要?

在現在這兩條路上,藝術舞蹈還有農夫這兩個不同性質的工作上,很多時候都會有一些困境與想法,究竟是自己不想?還是不要?當走在藝術路上,好像許多事情都是沒有任何進展,比如說想法上面,要不是好像活在別人的影子下,還是追隨自己的隨風乘浪的態度,等到事情來了,才去思考,才去採取行動,這樣就完全顯示自己是沒有真正在執行任何事情。沒有上進心是一個比較恰當的說法,許多看似得過且過的態度與慵懶的點子,通常都是等到需要做了,才去行動,才去思考,這不單沒有更前一步,反而拖後了腳步。或許換個比較實際的說法,就是自己太忙了,還沒有懂得如何去分配時間與處理應該先處理的事,就像盲頭蒼蠅亂亂飛,是什麼都飛上去,這不就是一種沒有目標的行為嗎?或者其實蒼蠅知道自己在做什麼的?而我自己可能連一隻蒼蠅都不如?

這樣說太看小自己了。寫著一段是因為突然想到其實自己不是真的那麼一無是處,不是那麼消極過生活。現在換個角度去想一想,其實不難發現自己還有很多不一樣的想法與思考方式。可能我真的是一個想法極為簡單的人吧?不把事情想得太遠,不把事情想得太難,但這樣可以在這個世界上生存嗎?

保持沈默,不代表自己什麼都不懂。適時說一些,說到了重點,就點到為止。至於那些需要被研討的,需要與延伸出各種不同的論理,就由別人去說吧。因為真的左看右看,自己真的不是很想當個什麼都知道,什麼都可以聊的人,因為這不是我的風格,不是我的模式。

說來說去,這就是我,我又瞭解了自己一點點。

舞踏對我來說是什麼?

Image
舞踏,BUTOH,源自日本。說真的,我並沒有資格去深聊什麼是舞踏,也沒有想寫下舞踏是怎麼一回事。我對BUTOH的認識還很淺,訓練機會不多,接觸的機會也不多,但至少比起以前,對舞踏的著迷,可以說有60%了。沒有像LaiChee那般的深入瞭解。

過了5天密集訓練,還有一天的演出機會,深深體會到,舞踏,不是一朝一夕的事,要跳好舞踏,就需要埋頭苦幹,時常訓練,不停地尋找其意義何在。我有幸接觸了,就可以給我自己的人生寫上不一樣的篇章

態度取決於一切,那般精神長存,靈魂得到一定的釋放,做人,就好比跳舞一樣,不停地跳,掌握那節奏,那感覺,內心就會有著堅韌的動力,慢慢把各種事情,各種生活,活得更出色。

Photo credited to Sean 显辉, at DPAC, KL. 

Butoh 究竟影響了多深?

很久沒有排舞了,這種密集訓練還是很久以前的事了。這次的是Butoh的演出彩排,在短短的5天內由Yumiko和Miguel呈現的實驗性作品。究竟在這過程裡頭會領悟到什麼呢?會學習到什麼不一樣的技巧嗎?還是可以更加瞭解Butoh是什麼?

在這第四天的集訓後,首先得到的,就是身為一位不管跳什麼舞的舞者,都必須保持著一份熱誠,還有一個健壯,隨時都可以準備起舞的身子。很明顯自己已經不是那般舞者了,沒有了定時的訓練,平時舞動身子就真的是左擺右擺而已,沒有真正的去深入一些技巧性的動作與肢體,也沒有把已經懂得的內心世界觀去發展出來,變成很多時候都是收著收著,不能釋放出來。

這次的收穫或者會對這一年內的決定與方向有所更改。因為除了還沒搞清楚Butoh是什麼以外,還有一些需要被focus的事情,包括藝術,修行之路,還有當為農夫的事。需要更佳釐清所有的方向與動態,是不是適合繼續走下一步。



WIFI/DATA connection

如今这个世界,网路世界
如果你有手机在手,或者手提电脑在手
你就会很自然地 connecting to network
OK,這是自然的事,二十一世紀偉大發明
沒有理由不去好好利用
但是,什麼時候可以不用?
有的,當然有的
比如說在深山裡,河流上,汪洋中,天空飛行之時
是不是可以不用利用,而是去利用沒有科技的方法
去生活在這世界上?沒有人要你當個20年代的人
而是,放下手機,看看這世界?和動物?和人溝通一下?
最近被網絡這矛盾的發明弄到自己不像樣
或者說,網絡這矛盾的傢伙,竟然可以讓人更了解自己,或者別人
總之,有好有壞
好的方面很多,壞的方面也不少
如果你是一個時常拿著手機上網,玩遊戲,那就要恭喜你
因為你被當選為二十一世紀的真正存活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