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有时候你就是想看看戏听听歌

Image
有一些朋友,他们说话比较直,虽然说中了我的缺点,但是,我还是觉得他也是有类似的问题,而不把我的问题换个角度去想想。总之就是,他的话,虽然说得中,但就是我不太想听。

不如休息的时候,看看戏,听听歌,这就是生活。

那么什么是他妈的“生活”?最近我不时把这词说出来,究竟我对自己的“生活” 有多了解与坚定?我到底明白我自己在说什么吗?

可能不太懂,但是,“活在当下”,“今天有酒,今天醉”就好了,何必太在意别人的话语或他们的一言一行?

不如真的看看戏,听听歌,跳跳舞,抽抽草,那不是更开心吗?

What I have lost and gained

Lost 失去
这一年以内,我失去了某些东西,感觉
运动类的包括跑步,跑山,登山,攀岩,游泳,篮球,健身等
聚会类的包括见老朋友,举行聚会,看戏,喝茶,喝酒,团体活动等
工作类的包括后台工作人员,技术组,舞台监督,活动,拍戏,拍广告等
艺术类的包括少跳舞了,LODO,research,讨论,,看演出,修行,耐性等
家庭类的包括长期出外,不喜欢留在家,沟通不良等

Gained 得到
有失必有得,得到负面的比起正面得多
得到一些情绪暴躁,不稳定,失去耐性,无奈,冲突,失望,绝望,迷茫,自己。
艺术类的还好有马六甲艺术节,印尼AGUNG,AGUS,澳洲TONY,TAKA等
还有失去了好朋友阿杰,得到了痛苦与失去的感觉
很痛,但所谓的坚强活下去的理由

我想离开,这个comfort zone
被安排的命运,不会是我想要活的
我一定会找到勇气
离开这里,靠自己

随笔写一些

因为脑子再闲空的时候就会想很多,而且都是负面且不是想不通的事,所以就随笔一下。最近开始用手写字,那种感觉很好,虽然字体真的很丑,但基于这些字又不是给人看的,所以写的快速且难看,那又有什么关系?随手写一些,是不要空着没有事情做,因为一当有东西写,就可以不用想那么多。或许,我可以重新阅读,不管什么都好,不过最好不要是关于农业的书,应该可以让我分心一下,不去想那么多。最近跟家人关系不是很好,这是自己认为的,因为自己把自己弄得孤僻了,不想和家人有很多的沟通,因为我现在正在钻牛角尖,还不要走出来。我想,我必须离开一下,去面对自己。时间过得很快,学习的东西永远没有停止过,这样我就更累了,但是身体却还好,不是很累,不是很想睡,不是提不起劲,而是把自己放在一个慵懒的状态。或许这就是我逃避自己的一种方式。我想再多,都还没有让自己苏醒过来,因为自己选择不要这么快醒来。随手写一些,写一写,可能能够让自己更快的醒来。要记录更多,因为我想在这个低潮期,记录自己的低潮状态。我觉得我真的要消失一下,不是去自杀,而是消失在熟悉的环境,熟悉的人群,去到一个陌生的地方,寻找真理,哈哈哈。

都还没有定下那理想中的果园

Image
很明显,这是一篇关于我的榴莲园的文章。或许还不是我的,是我爸爸的榴莲园。到底我爸爸理想中的榴莲园是长什么样子,有什么方向,有什么需要被见证的事?那么,我理想中的榴莲园又会是什么样?

我最近被自己弄得迷失了,或许可以这样说,我是有心,并安排自己迷失的。我对自己近来的态度更加苛刻,更加让自己钻入牛角尖内,因为我觉得,我一直以来做着的事,并没有被人认真看待,都只是吹吹水,塞牙缝的不足小事。所以啊,我逼着自己去墙角,希望在一段低潮期让自己重新逼出来,再次找到光明。我想这就是我的性格,把自己弄得遍体鳞伤,然后再慢慢复原。这可能是一件危险的事,因为我的身体不再年轻,脑子也应该需要成熟些,而不只是意气用事,把自己跟别人隔得很开。我想,我是时候离开一下,重新整理自己。

我理想中的果园,不是一个赚钱的青色环境。我理想中的她,是轻易融入自然的,并且可以自给自足,而且不是需要跟别人斗争,或者比较的果园。我想要有一块地,起自己的屋子,种自己的菜,而不是你们(我的亲戚朋友们)想象中的那种“哇你榴莲王啊”的无聊吹水话题。

你们老了,我可以听你们的。但不要决定我会是跟你们一样。

我理想中的果园,不会为了钱而困扰。到底,多少钱,才可以过活?那么,到底人生当中,有多少天你是开心的?我只是需要一个简单的环境,就算没有别人,没有说话,没有帮助,我也可以自己生活。

我生,既是生;我死,既是死。

最近了解了一些心经的意思,看来,我的智慧,将在不久的将来1,或许这半年以内,就可以得到升华。阿弥陀佛,神保佑,Jah Bless

我想写一本书

Image
一本不会出售的书,也不会给大家这么容易看到的书。书的内容主要是我的生活,还有看法,观点,哲学,心情,思绪等等。或者不是一本书,而是一本记事本。

2018年1月17号,我的好朋友的突然离世,给我们大家一个很大的打击。从而激起我一路想要做的事,而没有完成过的事。其中一个就是写东西。我喜欢记录东西,一路以来都是,只不过这几年长大了,担当多了,空闲时间也没有太多的心情去写作,或者读书。在这空档的时间里,只是想到休息,而不是思考 ,或者创作。这也许就是城市人,现代人,忙于工作,以及忽略自己。

我的朋友阿傑,生前喜欢写东西,文笔不错,口才也很好。而我有跟他说过,我时常会表达不到自己,词不达意,词穷等之类的。曾几何时我也尝试去增进自己,但是往往有了一点起色,就慢慢没有下文。我想记录我的事,其中之一就是“晨间随笔”,一个很自然的写法,不需太多的生字,简单的表达,或者画画,把一早醒来,脑里面的垃圾统统写出来,并且夹带一些期许在里头,或许在不久的将来重看,可以给自己带来不一样的激励效果。

我的朋友阿傑,突然离开了。我很伤心,我很痛苦。但我明白,要面对,每一样事情。时间会证明一切,只是自己不要被自己打垮。加油。

我想你,阿傑。

2018年有种不够睡的概念

Image
新的一年又开始了,日历重新从一月一号开始。今天已经来到了第七天,也是过了一个星期。而这一个星期,有一个小终结,就是不够睡。时间只有24个小时的一天,根本就是不够用。一天的时间,被分散地去进行不一样的活动事宜。比如说倒数新年后,又得去吃宵夜,然后石头,早上不能太迟醒来,因为感觉还可以做别的事情。怎么知道,身体累了,感觉想睡多一点。

2018年,开始了,我要专注于两件事,当然当中一定会有许多分支出来的小事,但这两件主要的大事,必须在今年有效地去进行,并得到一定的成功(至少自己一路以来定义的成功)。第一件事,艺术生活将会是一辈子的事,不管从舞蹈,交流,出国,艺术节,或者工作,reggae,精神,种种都是互相连贯的,所以basic是生活是艺术,艺术是生活。第二件事,就是工作,今年将全面停止剧场后台等工作,如果有空闲,接个一单或者不超过两单。再来工作将全面投入农夫这行业,只要我有心,并且用心去学习与解决事情,过后的见年,将会可以比较舒服的去过生活。

2018年,看来我需要谈谈恋爱了。现在的心有被打开了,所以勇敢追求或者被追求,都是欢迎的。怎样说,不是为了结婚生孩子,因为那不是我的风格。而是我个人认为,有了爱情,可以学习到更多,更快,更加精准。爱情不会是拖累我的生活,因为我坚信,爱,是一切的开始。

2018年,我要有一个健康的身体。应该说是要开始注意健康,还有养身。随着年纪的增长,身体就会显现出那不常出现的毛病。总之,照顾身体,才不会老来辛苦。

回顾2017年好像自己是大新闻里的新闻人物

Image
我不是什么新闻人物,但的确今年还有上过报纸,不是专题人物,只是嘎了一个小位子。今年头参与Butoh Soubi Sha的演出,与Yumiko同台演出,这是一次非常不错的经验,自己可以接受不一样的舞蹈,而且觉得她就是一种非常有能量,能够帮助自己在艺术上有更广阔的空间去寻找自己。第二就是在年尾的马六甲艺术节,只是一张照片, 还有我的名字在内容里,那应该是一个可以值得高兴的事,因为我知道努力与坚持,至少我可以争取还机会并有不一样的方式展现自己。

2017年,我绑了Dreadlocks,主要是因为Reggae Stoned进了我的生活。热爱那调调,还有那阳光的节奏,还有非常有意思的内容。背后的主义思想,散播着我一路以来的价值观,热爱和平,爱可以战胜一切。背后其实还有很多细小的理由,但是总结来说,有了新的发型,自然而然的,生活就有了新的突破与新发现。

2017年,我愿意当为农夫,顺便当个商人,开了一间小公司,希望可以在未来十年了,建立起自己的事业。而我自己也知道,万事从头难,只要坚持和保住那充满远景的毅力,要成为一个比较接近自己的”成功“ ,一定会完成,并证明自己。除了舞蹈艺术,能够找到自己喜欢做的事业,这也是人生中的安排。

2017年,朋友更精了,有了更加close的朋友,当然也认识到新的朋友。近朱者赤,自己散发出什么能量,通常宇宙都会给予你一个跟你相近的朋友。

2017年,印尼的公干,验证了自己对于影片创作,还是有得发展与一定的能力。一边跳舞,一边拍摄,一边以另外一种方式去创作属于自己一套的表演与呈现方式。这是今天很大的一个突破与发现。

而2016年最后一篇写过这些,我想今年我也想重用这一些字。我在想,到了这个年纪,思想比较成熟些了,很多事情,或者想法都不会轻易更改了。所以坚持与实践自己答应过自己的承诺,都可以慢慢一步一步去完成,并精心的去修饰自己,让自己可以跟自己生活得更自在,更舒服。

“2016年是很好的一年
不管在朋友上,家人上,事業上,藝術上
都有不一定程度的成長
而且還可以有很多的進步空間
成功之道,要知道自己要的是什麼
還有如何妥協生活上面對各種人事物的問題與發展
那麼,不時的練習與逐漸成熟
就是日後所為的成功”